登录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鉴赏知识 > 购藏素描画作的七大心得

购藏素描画作的七大心得

不论你希望物色价格相宜的纸本作品,还是馆藏级的大师名画, 我们邀请专家以佳士得过往及即将拍卖的珍品为例,总结出以下关于购藏古典大师素描画作的七大心得。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画家丁托列托(Tintoretto)在评论素描的重要性时,曾言:“你可以在里亚托(Rialto)的商店里买到色彩悦目的画,但一幅好的素描作品,却只能在艺术家的才华宝箱找到,并要耐心钻研许多个不眠之夜。”
近世时期,满怀壮志的艺术家要在学艺之年参考真人模特儿研习画技。法国和意大利艺术家会前往罗马,临摹古典大师和古代艺术家的作品,荷兰艺术家也会前往意大利,但主要是为了从罗马平原的景致和独特的光影寻找灵感。
不论是以陶泥、颜料或金属为媒介的艺术家,都要首先掌握绘图的技巧,才能进行创作。人们常说素描作品是艺术家的思想。墙上的画作是成品,而在最终完成前,艺术家都必须首先以素描为本。
查考历史
素描的迷人之处在于艺术家通过一张白纸即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活现眼前。只需要几道线条,便可看出(希望可以)艺术家身为何许人,身处何时代。
古典大师素描往往与所创作国家的历史息息相关。以十七世纪的荷兰为例,当时荷兰是反偶像崇拜的新教国家,所以几乎没有人委托创作宗教画作,而由于没有贵族、国王或宫廷,大部分画作交易均是私人买卖。风景素描或风俗画不但不被当作草稿,更是备受推崇的精致艺术品。这类画作大多附有画家的签名。
佳士得在2018年以11,483,750英镑拍出荷兰艺术家卢卡斯·范·莱顿(Lucas Van Leyden)一幅罕有的人像习作,为拍卖史上成交价第三高的素描画作。
然而,在意大利地区的素描作品中,赞助人的身份则大相径庭。由于当时教会大力支持艺术创作,其影响力在艺术作品中显而易见。教会的重要委托需要艺术家进行大量准备工作,因此在意大利古典大师素描作品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大型作品的人像习作和构图草稿。
法国地区的画作也处于相似情况,不过十七世纪的法国古典主义(French Classicism)的规条使画作和同期的意大利作品相比欠缺巴洛克色彩,后者亦更自由、更富动感。
了解画家喜好的技巧
十六和十七世纪的艺术家一般在创作大型作品前,会先以不明显的黑色粉笔的底稿上,用钢笔和墨水快速勾勒出构图。这种以钢笔快速绘画的素描草图是钻研构思的最佳方法。
为了更精准,画家会以粉笔更仔细地描绘每个人物形象,并由此研究光影效果。粉笔在蓝色画纸上的效果最佳——艺术家一般会从黑、白、红中选用两种颜色,有时候更会三色并用。
画家在完成最初的草稿后,便会绘画接近最终构图的仔细习作(modello),然后交予赞助人审核是否满意。
正如上图的意大利艺术家普利马提乔(Primaticcio)的作品所示,这些画作有时候以方格作为基底,以便把同样构图复制到画布或墙上(如作品为壁画)。
作品有时比画家更重要
在收藏意大利画作时,大部分藏家都会着眼于人像画,而荷兰画作则以风景画最受欢迎。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例如伦勃朗(Rembrandt)的精致人像画便最受藏家追捧。在欣赏素描作品时,更应该留意其品质,而非主题。作品本身有时候比画家更重要。
佳士得最近拍卖了一幅由十七世纪荷兰艺术家彼得·范·布鲁门(Pieter van Bloemen)所画的骑士像,他在17世纪的荷兰艺术家中并不算是最为着名的,但看到画作的人无不为之倾倒,因为画作的品相和构图均堪称完美,散发出独特的魅力。画作最后以253,250英镑成交,远高于估价3,000至5,000英镑。在此之前,范·布鲁门作品的成交纪录约为4,000英镑,类似的作品成交价也都低于10,000英镑,此作却非常特别。
古典大师作品也可以买得起
佳士得出售的作品由700英镑至29,000,000英镑不等,而当中超过九成的素描画作市值低于10,000英镑,只有极少数是价值连城的作品。因此,要以4,000至5,000英镑购藏知名画家的优质素描作品绝非难事。
不用5,000英镑,就能买到让‧巴布提斯·于埃(Jean-Baptiste Huet)的小型素描作品,例如他的小狗习作。
提防可疑签名
素描作品上的签名有时可能是假冒,或为后来加上的误导签名。附有声称为拉菲尔(Raphael)和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签名的画作便是多不胜数。由于这类做品通常为艺术家最终完成品的习作,因此找到这当中的联系是辨别真假最重要的一步。这必须对艺术家所有画作有深入的了解,所以藏家需要多寻求专业人士的意见。这也许会产生一些额外费用或佣金,但这会另藏家买到无疑的真品。我们对于每一幅作品都会仔细观察、翻查文献,也会寻求业界其他专业学者的意见。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一幅画作(上图)的签名经确认为真品,令该作品在2018年于佳士得拍卖时,以比最低估价高逾三倍的212,500英镑成交。
 存放作品的注意事项
一幅品相欠佳的素描画作,价值可能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画纸会因为阳光照射而褪色和变色,而墨水也会渗入和损毁纸张,因此过往的藏家未必能把作品挂起展示。不过,现在能使用防紫外光玻璃等技术避免光线造成的损害,但在存放素描画作时亦要非常小心。
作品也可能受蠹鱼等蚕食纸张的害虫损毁,而湿度也可能破坏作品(视乎媒介而定)。另外一些存放难题亦出现在:有些作品或许曾被折迭或弄污,甚至被脱掉画框或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当然,现实并非总是如此悲观,有不少素描画作在经历时间的洗礼后依然保存完好。佳士得曾经手过保存状态极佳的作品,例如拉菲尔的《缪思之首》(Head of a Muse),这是一幅能为任何珍藏都倍添光彩的画作。该作品是其着名的梵蒂冈大型壁画之一《帕尔纳斯山》(Parnassus)的习作(或草图)。在2009年,亦是该画完成后的500年,佳士得有幸上拍此作。该作品曾由雷诺兹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和荷兰国王奥兰治亲王威廉二世(King William II of Holland)所珍藏,可见其在历史上一直备受珍视,亦幸得保存完好。
上手欣赏
博物馆的访客都不敢走进素描部,以为那是学者专用的地方。事实上,大部分素描部门都开放予公众参观。近距离的上手观赏博物馆的馆藏让藏家有机会以咫尺之距欣赏无裱框的素描作品,这是最佳的欣赏方式。以往,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容许访客在馆里自由的申请近距离参观。现在的规则虽然有所改变,但访客仍然可以在到访前两星期联络博物馆,申请上手近距离欣赏珍贵的馆藏,许多欧美其他馆藏也是一样。
在英国的大英博物馆、牛津的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Fitzwilliam Museum)和苏格兰都有不少珍罕素描画作珍藏。英国以外的欧洲,则有巴黎卢浮宫、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Uffizi),以及藏有精美荷兰画作的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美国方面则有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盖蒂博物馆(Getty Museum)、华盛顿特区国家艺廊(National Gallery of Washington)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等。
每幅素描作品都有一些很明显的特质,只有把它捧在手上,才能真切地感受得到。
文章来源:佳士得